边焌

  他很骄傲,自己是大哥最喜欢的,最护着的。
  因此对于他打压大哥其他相好的,大哥也总是宠溺一笑,不了了之。
  直到.
  他遇到那个男人,合体裁剪的手工西装,得体的言谈,尊贵的气质。
  危机感令他下意识地挑衅了这个男人,男人仅仅不悦地眉,大哥就将他狠狠踹倒在地,
  “他是我心尖肉,你是什么东西敢惹他?滚!不要再出现在我的眼前。”

评论

热度(8)